新闻动态

高温一线员工“清爽待遇”参差不齐 劳动保护有待加强(组图)

2021-11-19 08:48

  8月7日上午10点过,九龙坡区九滨路,市政设施维护管理处的路灯维修工在修理完路灯后热得用水洗脸降温。

  8月6日上午11点过,江北区江北嘴国金中心建筑工地,刚下班的工人洗完澡回到有空调的寝室休息。进入高温天气以来,该工地工人全部实行错时上下班,上午11点至下午16点,整个工地禁止施工。

  7月28日中午时分,在渝中区一号桥,环卫工阳绪炳忙碌一阵后正在喝水。据阳绪炳介绍,他是渝中区解放碑环卫所的一名环卫工,负责一号桥至临江门一带路面的清扫保洁工作。当上早班,从凌晨5点就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一直到中午12点,晚上19点后还要再次出来负责一些路段的保洁工作。记者 熊明 摄

  炎炎夏日的午后,地面温度超过40℃,当许多市民都躲在空调屋里闭门不出的时候,一些一线工作者还在烈日下辛苦劳作。酷暑中他们的健康安全有没有得到保障?高温补贴按时拿到了吗?工作环境怎么样?连日来,记者探访发现,高温一线员工们的“清爽待遇”参差不齐,劳动保护有待加强。

  8月6日中午,气温几乎攀升至当日的顶点,记者在渝中区某小区楼下见到了前来送货的快递员小黄。小黄穿着灰色的工作服,戴着大大的遮阳草帽,蹲在地上挑拣包裹。

  “你好,快递到了,请到楼下来取。”烈日下小黄眯着眼睛,仔细辨认包裹上的一串电话号码之后,拨出了电话。十多秒钟后,小黄把手机从脸颊一侧移开,手机屏幕上已经沾满了细细的汗珠。而此时他后背的工作服,也浸出了巴掌大小的汗水。

  “我每天工作约12个小时,早上8点开始上班,到晚上8点才能结束。”小黄说,他所在的快递公司不发底薪,送一个快递才有一块五毛钱的收入。由于工资和业绩紧紧挂钩,为了多些收入,气温最高的时候,他也得坚持工作。

  小黄告诉记者,公司每月给每名快递月发100元的高温补贴,还发了藿香正气液和清凉饮料,“但是在这么毒的太阳底下,体质差了,肯定会中暑”。

  根据《重庆市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高温天气期间,室内工作场所温度在33℃以上35℃以下的,高温津贴按每人每天不低于5元标准发放;35℃以上37℃以下的,按每人每天不低于10元标准发放;37℃以上的,按每人每天不低于15元标准发放。记者算了一下,小黄每月只得到100元高温补贴,平均每天不足4元,显然没有达到规定的发放标准。

  8月6日上午10点半,太阳明晃晃地照着大地,稍站一会儿,汗水便打湿了衣服。在九滨路,记者找到了正顶着烈日工作的九龙坡区市政设施维护管理处路灯维修工杨玉贵、熊兴国、戴家学。三人身着与这个季节不相符的装备:头戴安全帽,身穿加厚的棉布工装,腰挂重达3公斤的电工工具袋。

  根据保修记录,九滨路上这盏路灯不亮一天了。熊兴国停好车后,杨玉贵跳进升降吊篮里,操纵上升到10米高的灯泡前。

  打开路灯盖子、更换损坏电容、连接电线、亮灯、盖紧保护罩。不到10分钟,路灯修好。杨玉贵回到地面,赶紧钻进工程车里,从座位上捞出一瓶矿泉水往嘴里灌。记者留意到,工程车里放着矿泉水、藿香正气液等防暑降温物品。

  “这是我们今天上午的最后一单工作,干完这一趟,就晚上再出门了。”杨玉贵告诉记者,他们处里18名路灯维护工负责全区2.7万余盏路灯的光明。进入7月高温天气后,处里调整了维护工们的作业时间,将原来常规作业时间调整为上午8点到11点、晚上8点到12点。不工作时,回家或值班室吹空调。此外,每人每天还有15元高温补贴。

  8月6日中午时分,江北区江北嘴国金中心工程项目部生活区,一排排板房宿舍空调呼呼地运转着,吃过中饭的农民工们惬意地在屋里休息。这是江北嘴最大的建筑工生活区,共有200多间板房、住着700多农民工。

  走进5-102板房,20岁的刘明和41岁的朱贵刚洗完澡回来,一边擦干头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

  “我干木工10多年了,去年底来到重庆打工,工地板房里装空调的还是头一遭碰上。”朱贵说,以往农民工住宿条件简陋,一到夏天,小小的工棚里又热又闷,加上蚊虫叮咬,人根本无法安睡。如今在工地上,空调一直开到天亮,项目部还不收一分电费。

  对此,江北嘴农民工维权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建筑企业对高温下农民工劳动保护工作的逐步到位,农民工住进空调房已不是新鲜事。目前,江北嘴有在建工地27个、近万农民工、板房3000间,经维权中心前期检查,绝大部分板房都安装了空调,少数没有安装空调的则是空置房,没有住人。